你所用的昵称已被占用

羽生结弦补档指南 (正番)

夜游神游月:

首先推荐 松冈修造x羽生结弦 的访谈整合,可以80分钟内一个视频就对羽生结弦(性格,历程,战绩等)有大致的了解。无需担心访谈会枯燥,羽生惊人的早慧和波澜壮阔的人生应该会给你不小的震撼。当16岁的羽生结弦轻松笃定地说要拿下奥运金牌,“而那不是我的终点,而是我的起点”,随后绽开了天真烂漫的笑容,我敬畏得浑身战栗。


他说的是真的。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3345007/


默认大家都已经看过了SEIMEI(阴阳师),不再推荐。SEIMEI是这段时间很多新粉的入坑视频吧(σ ′ ▽`)


肖邦G小调第一叙事曲


含蓄的夸法是“近十年来最好的男单短节目。”不含蓄的夸法是,我个人认为这是男单领域至今为止艺术成就最高的短节目。花样滑冰,本质来说就是配上BGM在滑冰罢了。拙劣的节目总是和音乐脱钩,而当滑冰能成功和音乐结合到一定程度,人们就会被感染,被打动,(不考虑技术部分)便称得上一个好节目了。


而羽生这套节目已经不仅是与音乐“结合”,是到达了这样一种境地:冰即琴键,曲由刃出。他就是音乐本身,他就是具象化的流动的音符。


叙一沿用了两个赛季,两个版本编排有不小差异。我个人更偏爱14版的编排,15版clean了破纪录,可以都看一下


2014赛季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2151645/index_2.html



2015赛季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3377235/



罗密欧与朱丽叶


羽生滑过两次罗密欧与朱丽叶的主题。17岁时他是绝望而激越的罗密欧,在历经311大地震的磨难后初次来到成年组的世锦舞台便斩下铜牌,天才少年的横空出世震撼了冰坛。19岁时他是温柔而坚决的朱丽叶,将大奖赛金牌、奥运金牌、世锦赛金牌一并纳入怀中。


在去年SEIMEI(阴阳师)连破纪录之前,十个羽生粉里有九个会告诉你他们最爱的长节目是罗密欧。现在罗密欧粉可能要和SEIMEI粉打一架


罗密欧: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967320/



朱丽叶: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1031917/index_1.html



歌剧魅影


歌剧魅影对羽生本人和羽生粉都是一种情结。这是柚子从小就非常想滑的主题,成为奥运冠军后终于可以自由地选择想滑的节目,便毫不犹豫地定下了歌魅。然而当他在COC赛前六分钟练习中脱下外套,第一次将红色魅影介绍给我们,没过几分钟后他便伏倒在冰场上,血染红了冰面,也弄脏了演出服。这套红色演出服此后便因沾染血迹被永久封存,代替它出征的是更显高贵和妖冶的蓝魅影。红魅影头缠绷带5摔拿银的顽强和蓝魅影王者归来怒斩总决赛金牌的霸气,构筑了羽生粉最难以释怀的一个赛季。(为什么5摔可以拿银→因为全部都是足周摔。他可以选择跳空或降难度,其实最优处理是直接退赛,但他宁愿摔也要去保足周分,为了一张总决赛的门票。在刚发生冲撞后冒着脑震荡风险频繁去摔,说难听点就是赌命。这小混蛋后来后知后觉说原来死神曾离我那么近,我谢谢你啊终于意识到了!以后请千万不要再发生这种事了😭)
 血色魅影: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1695573/ 



蓝魅影:http://v.youku.com/v_show/id_XODQ4NjkyNTk2.html?spm=a2hzp.8253869.0.0&from=y1.7-2




巴黎散步道


在哪个是羽生最佳短节目这一问题上,和叙一粉僵持不下的就是散步道粉了,而他们往往人多势众(叙一党一脸血泪...)爱散步道的人非常非常多,这套节目慵懒色气极尽撩妹之能事,但散步道党会告诉你,最打动她们的其实是那份无拘无畏的自由恣意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984818/index_5.html



彩蛋:


红白歌会


柚子2014年就被邀请上红白,但是不巧当时他正做手术躺病院,最后只能以影像的方式在大银幕上给大家滑了一曲。去年柚子终于来到红白现场啦!而他竟然穿着日本传统服饰羽织(´ཀ`」 ∠)犹如古代贵族少年



然而其实那天晚上他的画风是这样的



红白歌会羽生cut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3508138/

什么鬼睡姿😂

随缘spirk养娃文整理 ✌°∀° )

大雷叫我来巡山:

虐文整理先放放,突然想整理这个(你    分为亲生和非亲生。


亲生的包括:



  • 双方abo生的娃(mpreg&生子有)


  • 双方非abo生的娃


  • 一方的娃(单亲爸爸)



非亲生包括:



  • 领养


  • 其他方式



不细化啦,大家自行避雷,欢迎补充。之后(可能)还会做虐文整理&一方/双方变小整理




=亲生=


【AOS】Accidentally in Love / 不期而爱(S/Mpreg!K NC-17)0309 全文完


【翻译】An Unexpected Journey/意外之旅(SK/AU/怀孕梗慎/9.15首楼+1015L更至完结)


 发情期 ( SK/NC17 ABO 生子可能)5.24更新478#


星星的轨迹 (S/K 生子梗内附警告)6.12更番外2


意外惊喜(S\K,怀孕梗慎,NC-17)完结,595L更新番外2


礼物(系列故事)S/K (Mpreg!生子欢乐向无虐~第四章完结【终于


【翻译】【AOS】别无选择 (S/K,生子, 狗血)3/3首楼更新12章~


【SK】【授权翻译】Jim the (Not-so) Virgin MPREG瞩目!10.29更至第十八章


【原创】【AOS】Spock有个儿子!SK,半AU,儿子穿越找爸爸~2.24第307楼更新+番外


【未授权翻译】【AOS】迷途知返(SK,Mpreg,极度狗血文,07/06 101L 全文完结)


【原创】【AOS】奇迹之子(SK,概梗完结,欢脱治愈向,小舰长怀孕梗)


【AOS】【SK】Regression line回归线(NC-17,生子,完结,正文+番外)


[AOS][SK] 途中有喜 by:KiyoshiTanaka (NC-17/Mpreg/各种play) 17/9更新1&221


【AOS】冷战(完结,SK,NC-17,PWP,ABO,生子慎)


【原創】【AOS】最困難的事 (生子片段文)(11/02 173樓更新片段


【AOS】【SK】Taluhk(ABO生子,11-22首楼更新07)


[AOS]One Choice, One Chance(S/K 生子!雷!雷!雷!)


[AOS]请跟我一起繁衍后代吧1.16首楼完结(S/K,兽化及生子设定梗,NC17)


【AOS】意外标记(ABO!老骨头和SK儿子的故事!!SK, 8/19,134#SK番外彻底完结啦


【翻译】混血小麻烦(831首楼73#更 老爸组比谁更温柔啊)


【翻译】生育计划 S/K (镜像宇宙)(完)




=非亲生=


[AOS][SKS]《逆向逻辑》(11.19更新chapter3于#95)(假结婚梗,双向暗恋HE)


【授翻】【AOS】The Nanny(SK,NC-17,AU,nanny!Jim)4/25于233楼更章18,全文完


【AOS】三希|插曲Ⅲ(Spock/Kirk,带孩子的傻爸爸们)7.12正文完结


【AOS】[SK] Where Love Is (普通人AU)(一發完)


【AOS】柑橘和柠檬啊 06(Spock/Kirk,fluff)11.02更新


[合作翻译][Star Trek XI]So Wise We Grow #350第9章(8/29更)


 [原創][AOS][Spock/Kirk]So Wrong on So Many Levels(2/23-242L更新Ch.6-完)

【林秦】知乎体:你经历过最尴尬的事情是什么?

我茶茶:

  


 


*还是来自知乎的梗,虽然很想正正经经地写文,但是文笔不够,所以就写点欢脱的逗大家一乐啦。各位读者老爷们如果喜欢的话不妨点一下红心,如果能留言评论,那作者就要高兴得飞起啦


 


 


【问题】你经历过最尴尬的事情是什么?


大宝天天见


5.2k赞同    3.1k评论


泻药······个屁!@小黑真的不黑  这种问题为什么要邀请我来回答?????像我这等人见人爱花见花开、机智、活泼,而且机智而且活泼的姑娘会有这种经历吗??会吗??



好吧


还真会······


并且我觉得自己每天都很尴尬。比如进办公室的时候看到某姓林的队长数年如一日地霸占我的椅子拿着苹果给我师傅献殷勤的时候。


喂喂,这明明是我们法医科办公室,你一刑jing队队长每天就像搁这里生根了一样,就等着发芽开花给我师傅看,这合适吗?你这样我们刑jing队吃枣药丸的,你知道吗!!!


最主要是你屁股下面坐的是我的椅子!我的椅子!椅子!子!


更重要的是!!!!你坐了我的椅子竟然还无视我,旁若无人地秀恩爱,你问我他们怎么秀,这还需呀刻意秀吗,他们俩只要凑到一起那恋爱的酸腐味就能让人窒息,那种老夫老夫的既视感······



然后我就像一条狗一样在旁边默默在这样的酸腐味下发臭······你敢说这不尴尬,我觉得我每天走进办公室就摇身变成超大号电灯泡,光线极强,然而那对狗男男丝毫不受影响······



但这样的尴尬每天都要发生,自我参加工作以来,在我师傅老秦和某林姓队长“以身作则”“以身为范”的指导下,我对这种尴尬的免疫力正与日俱增,现在已经基本能够顶着他们互相“暗送秋波”的目光检验尸/体,在他们“打情骂俏”地时候继续写我的报告······


但是!!你们就不能收敛点吗,那姓林的那位队长你旁若无人地一口一个“宝宝”是当大家都不知道您口中的宝宝是谁吗?可我知道啊,我知道啊!!!!还有师傅,您老人家明明一看到林队来就高兴得尾巴都要翘起来了(如果你有尾巴的话),所以就别“欲拒还迎”“口嫌体正直”了吗?你这样只会让林队心情更荡漾你知道吗?



吐槽到此结束。


接下来我要放大招了。


前面说的那些尴尬对于我后面要说的都只能算是小打小闹而已。


故事的主角就是我、那位专注秀恩爱的一百年的林队长和我师傅老秦。


故事的背景是有一次我们到临近的一个市出差,因为工作顺利,当天我们结束了工作,然后我们就大睡一觉,起来浪里个浪,其实也就是去吃顿火锅,喝了两口酒。老秦每天过的是老/干/部的生活,两杯酒下去耳朵就红了,就率先离席了。


这里讲一下我师傅就是那种每天西装三件套的闷/骚/男,他板着脸往那一坐,我们想玩都玩不起来,他一走,我们就乐呵起来了。


老秦走后没多久,林队就接了个电话,林队平时说话是都是笑嘻嘻的,但接电话的时候的笑总让人觉得好像不太一样,如果一定要用一个词来形容,那就是“谄媚”,一口一个宝宝,那亲热劲儿,这还是他宝宝没在面前呢,要是宝宝当面那还了得,原来威武的林队妥妥的是妻管严啊——我当时就这么想——后来事实证明我真是慧眼如炬。


林队接完就说有事走了。我们都知道林队有一个叫宝宝的女朋友,当然不会强留。毕竟干我们这行的找个合得来的另一半不容易啊。


当时我们同事几个还高兴来着,说林大佛和秦大佛还真是为我们考虑,知道他俩在我们放不开索性自己先走了。


我现在只想说:图样图森破。



两尊大佛走了,我们就真的浪起来了(并不),反正酒桌上嘛,具体浪/了什么我们都不记得了,只记得好像玩了什么游戏,然后我输了,一切的不堪回首都是从这里开始······



输了的惩罚就是扮鬼吓林队——我真的不知道那天我们到底喝了多少酒,竟然想这么个馊主意,估计是jing虫上脑了吧······是酒精的精,你们都在想什么啊



别人我不知道,反正我估计是真的jing虫上脑了,竟然听了要求后二话不说,撸起袖子就准备/干。


换了现在别说是喝多了,就是喝了七日断肠散、含笑半步癫我也不会去犯傻啊,林队是怕鬼没错,吓他肯定是一吓一个准,但是吓完了之后呢,林队肯饶过我,老秦的手术刀也不认我啊······


既然要扮鬼吓林队,第一步当然就是扮鬼了。我找了张白色床单往身上一披,从头包到脚的那种披,只在头上挖了两个洞露出两只眼睛。


没错,就是扮幽灵。


别跟我说这太小儿科一般人都不会害怕,我当时都醉得敢答应这事了,你们指望我能想出什么好主意。


更何况!!!林队他也不是一般人呐!!


我们的计划是痕检科的同志负责打开林队的房门,其他同志在门外埋伏(其实就是等着看林队被吓得跳起来),由我躲在房间里吓人。


宾馆的房间基本是一目了然,没什么地方好躲,但是机智如我怎么会被难住的。我躲进了空荡荡的衣柜里——林队的行李箱还放在地上,换下来的衣服都丢在椅子上,今天案子已经了结,明天肯定要回家,林队又不是老秦那个出门在外还要讲究得熨西服的事儿妈,这衣柜他铁定不会用了,躲在这里绝对安全。


到此为止,我们的计划很顺利。但是我们万万没想到————————————————林队他一直没有回来!!!!!



我等着等着就睡着了。不知道过了多久,我听到外头有开门的声音,我迷迷糊糊地睁开眼,好像是林队的声音啊。正准备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跳出去,骤然间我听到了另一个声音。


——嗯~


对,就是“嗯”的一声,请别忽略后面的“~”,这很重要,真的。然后又是林队的声音


——好了,别闹······


这绝对是哄另一半的语气啊,这宠溺的,缠绵悱恻的。


好啊,没想到你竟然是这样的林队!!!


我脑中闪过了一百集渣男始乱终弃、渣男人前深情、人后饥不择食的狗血剧情后,暗戳戳把柜门推开了一条缝,暗戳戳地往外看,脚步声越来越近,两个人走到床前。


不知道这酒店是怎么设计的,衣柜这边完全没法饱览床上全貌,只能看到林队的背影,他把一个人搂怀里上、下、其、手,以及一件一件扔到地上的衣服,西装外套、皮带、西装裤、衬衣······


哎,等等,这些衣服略眼熟啊?


我正思索这些衣服是什么时候见过的,不会是哪个犯罪嫌疑人的吧,外面俩人已经干/柴/烈/火了······


你问我什么叫干/柴/烈/火?????这还需要我描述吗????反正正直如我已经无法面红耳赤了······


至于我为什么不走,你猜我就这么出去林队会不会灭我的口?



嗯哼。


我关紧柜门,装鸵鸟。


你敢说这不尴尬??????


巨尴尬好吗???????


从来没有这么尴尬过好吗?????


但这绝对不是最尴尬,最尴尬的还在后头呐!



我正想着外面的不可描述的声音什么时候会结束,我就听外面俩人说话了。


——宝宝,舒服吗?


——嗯。


——嗯是什么意思啊?


——凑合。


——那是我不够卖力喽~


——嗯呃~林涛,你······


What???????




我当时的心情估计只有这两张表情能够概括了。


真的,我当时差点就忍耐不住直接从柜子里跳出去了,还好我忍耐住了体内洪荒之力。


那销魂的“嗯呃”和“林涛”,声音怎么听着这么耳熟啊?WTF???这不是老秦的声音吗???


我幻听了?


我仅剩的一点醉意就这么给吓醒了。


外边俩人还没完。


——宝宝······


——叫我秦明。


——宝宝


——······


 


。。。。。。


我只能用这六个句号来表达我的心情了。你不说话是什么意思,你不回答我就不知道你是老秦了吗?真没想到你们是这样的师傅和林队。


如果让局里的人知道林队天天挂在嘴边的女朋友宝宝是我们法医科的高岭之花秦科长,估计能掀起一场海啸啊。


但这也只能想想,扒林队的八卦不要紧,但是加上我师傅的话,讲真,我胆子还不够肥啊。


当然眼下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我要赶紧走啊,柜子里很闷啊,很闷就算了,那俩个狗男男他们没完没了啊······咳咳······


之前我没办法,但现在知道另一个是老秦之后,机智如我立即计上心来。我摸出手机,首先调成静音,然后给俩人分别发了个短信,大意就是说今天的案子还有些地方没弄明白,让他们再去jing局一趟。



但他们谁都没有注意到被他们无良的主人丢弃在地的手机发出的哀嚎······


我······


既然这样,我就只好······


拨通了林队的电话。


他俩终于有反应了,在林队“我不去我不去”的撒娇和老秦“别闹,说不准有案子”的安抚声中,林队下床捡起了手机,我立马挂机。


我就不信你这还注意不到短信。


林队果然注意到了,问老秦


——老秦,大宝发短信过来了,说今天 案子还有疑虑,我去看看,你再躺一会吧。


——就大宝发了短信?


我一颗心都快跳出来了,老秦你这么问是什么意思,不会是看出什么来了吧?我,我,我现在出来自首还来得及吗?


——刚才还打了个电话。


——嗯,一起去吧。


——好。


——我先去洗个澡。


还好还好。


我松了口气,就听到外面悉悉索索的声音,估计是拿衣服什么的。


——老秦,你先穿我的衣服吧。


哦,估计是某姓秦的事儿妈嫌弃自己扔地上的衣服了。


都这时候你还嫌弃什么啊,还洗什么澡啊,赶紧走啊!!!


我正用意念谴责二人完全不把工作放在心上,就听到“咕”的一声清晰传来。


外面顿时为之一静。


接着又是“咕”“咕叽”两声,格外响亮。


我听得很清楚,声音的来源就是我的肚子。


这真是是史无前例的尴尬



我顿时懵了,我的剧本里没有这段啊,我是谁,我接下来要怎么办?


还没等我想明白,林队已经大喝一声“谁?”一脚踹开了衣柜,我脑子一抽,“嘿”的一声从衣柜里窜了出去,嘴里喊道“我是幽灵!幽灵!”然后迅速冲出门。


据我们埋伏在外的同志事后叙述,当晚大家都喝高了,看我老不出来,把我一个人丢里头也不是那么回事,所以大家就都没走,埋伏着埋伏着竟然就都睡着了,然后就被“啊”的一声高亢的男高音惊醒了,看到一身白床单的我如同一阵旋风从他们身边刮了过去······刮了过去······过去······


据回忆,继“啊”的一声男高音后还有各种“鬼啊”“老秦有鬼啊”“老秦······”这样的声音从林队的房间内传来······至于这个声音是谁发出来的,反正林队不会承认是他的对吧。


 


好了,故事讲完了。


你敢说这不尴尬????


躲人柜子里听壁角,什么该听的不该听的都听到了,简直巨尴尬好吗!!!!!


没有比这更尴尬的了好吗!!!!!!


反正我这辈子还没碰到过比这更尴尬的事好吗!!!!!


 
——————————————————————————————
竟然这么多人问我要那次事件的后续,你们有没有一点同情心啊。


反正我没死就对了,不然你们就看不见这个答案了。


 


记得那天我们回警局的路上大家都异常沉默,老秦看我的眼神很不对,总觉得他下一刻就会掏出一把刀把我给······


回去之后他俩就给我坦白他们的关系了,从此我从不经意地吃一点狗粮变成了每天都在吃狗粮······


至于当晚和我一起的同事们,我很怀疑他们的脑回路,他们竟然还以为林队和秦科长是哥俩好、好兄弟······你们哪只眼睛看出来他们是兄弟的????


 


 
——————————————————————————————
这么多人问我从衣柜里窜出来看到了什么。太污啦你们



我光顾着跑了,哪还有眼看。


 


以上。


 


*大家应该都看出来的,这篇文就是换了个名字,内容基本没有变。


*不知道被删的原因,但还是河蟹了一下文内的某些可能的词汇。以我的坑品祈祷,别删了。


*还是第一次被删文,而且几乎是秒删,心情还有点小激动呢(并不)


 


 


 


 


 


 

Cold Dirt:

维达x奴隶obi

又是梗

不太清楚但是懒得搞网页版了…

Cold Dirt:

战俘obi公众场合play梗

NC17

专门挑了一个(并不好看但是很黄的)封面

p1遮羞布

很短而且——为什么没分段??

会考终于考完了

脱去一层皮

【obikin/ABO】迷罪

鬼世w:

Rating:NC-17


Pairings:alpha!Anakin/omega!Obiwan


Warnings:内含rape剧情,以及强行无视帕德梅


Summary:66号密令发出后半年,没有穆斯塔法之战,老王直接跑到塔图因了,爵爷没有毁容没有断肢没有杀幼徒……


弃权申明:他们都不属于我,我只有bug和ooc




————————




  达斯·维达走下舷梯,一脚踏进了燥热的沙堆里。焦灼的空气裹挟着沙粒打在他的头盔上,进入呼吸器里满是刺鼻的灰尘味。


  他皱起眉头,一只手接过士兵递来的望远镜。


  他本以为自己再也不会回到这个令他厌恶,甚至憎恨的,充满落后野蛮和痛苦回忆的地方。


  如果不是……




  “大人,目标就在前面的贫民窟里。据侦查机器人传回的画面显示,目标最后一次出现是在两天前的集市上,然后进了贫民窟再没出来。”




  “他在集市上买了什么?”




  “什么都没买,大人。目标进入了一家隐秘的地下黑市,我们搜索不到任何记录,不过目标应该是想买什么却没买到。”




  达斯·维达呼出了一声沉闷的叹息:“好了,科迪队长,集结一个中队,我们马上出发。”




  “是,长官!”






  一队的克隆人在全身上下包在黑色里的人的带领下,骑着单人飞艇极速驶向贫民窟。


  他们离目标地点还有一段距离,却不得不停下来。达斯·维达看着眼前稠密的人群,不耐烦得皱起眉,尽管掩在面具下谁都看不见,




  “科迪,你带队去挨家挨户搜查,找到人第一时间通知我。”




  “是,长官。”




  达斯维达则脱掉头盔,露出一张年轻英挺的面容,只是眼神中却带着一股浓浓的厉气。他褪下那惹眼的黑色披风和皮甲,换上一件普通的旧长袍,只身走向人群最密的地方。


  他打算亲自去调查那个人究竟要买什么。






  ……


  腕上闪烁的通讯器及时拯救了一个前台服务人员。


  达斯维达愤怒得发现,自己在这里生活过九年还完全不知道有这么一个鬼地方,每个人都口风死紧,半点信息都不肯透露。


  就在他准备使用原力控心术的时候,通讯器亮起来了。


  达斯维达来到一个角落,按开了全息影像。




  “…长官,我们找到目标了!目标反抗很激烈,无法逮捕!请求下一步指令!”




  “原地待命,稳住战况,等我过去。”




  “遵命!长官。”






  交火的声音渐渐清晰,达斯维达没时间去感慨那熟悉的光剑格挡声,一股浓烈的omega信息素当头把他冲个踉跄!


  瞬间新旧疑惑一并解决。


  为什么他从来不让自己散发信息素……为什么他对alpha信息素那么敏感……他去黑市上到底买了什么……




  欧比旺他竟然是个omega!现在还即将到了发情期!!




  Fu*ck!有一只omega在身边待了十多年自己却什么都没做?!




  真是太浪费了……




  不过还来得及…他摩拳擦掌得走向那间克隆人团团包围的屋子,心里被信息素勾撩得发痒。


  欧比旺装了这么多年beta,现在大概是第一次发情吧,要不是在这个除了沙子什么都没有的破星球买不到抑制剂,自己可能还被蒙在鼓里……


  虽然不过就是体验一下AB罢了。




  他几乎是急不可耐得迈入更深的气味中来,浓郁的信息素没有经过呼吸器的过滤直达肺部,强烈的催情作用下燥热在小腹处缓慢凝聚。


  感谢西斯大帝。


  我很快就要拥有自己的omega了。




  守在门口的科迪第一个看到达斯维达,后者取下头盔的样子不禁使他一怔,但很快执行了“停止射击”的命令,并很上道得退到一边,严守出口。


  即使克隆兵都是beta,且有意减弱了对omega信息素诱惑的反应,但此刻屋里这股酿了数十年的气味实在太过浓烈,以致于他们都有些醉酒般的头晕。




  身为一个alpha的达斯维达更是感觉自己要爆炸了。


  腥甜的信息素无时无刻不在刺激他的神经,有什么东西叫嚣着仿佛要冲破体表。这种感觉当他看到欧比旺的时候达到了顶峰。




  那个人还像半年前一样,彬彬有礼,风度翩翩。一向打理得很整洁的胡须此时有些凌乱,却丝毫不显得狼狈。


  就像下一秒还能听到他叫自己“Anakin”一样。


  只有泛红的脸颊暴露了一切。




  “这次抓到你了,Obiwan。”


  达斯维达眯起眼睛,嘴角挂着笑,像看到一只进入自己捕猎区域的食物。




  “很明显,你还没有。”


  欧比旺立起光剑,用余光观察退路。


  门窗处都有人,虽然窗户面积小但把守的人也少,未尝不是种值得冒险的选择。




  “别试图挑衅我。我不会就带这一个队来,剩下的人正在行进中。如果你还想逃跑,我不会介意把这一片都炸成平地的。”


  达斯维达极力压下脑子里“占有他”的冲动。




  “你原来不是这个样子的。”


   欧比旺皱起眉。




  “你原来也不是一个omega,对么?”


  达斯维达上前一步,微微倾下身子,十分陶醉得深吸了一口气,


  “Master…你的味道可真好闻。”




  欧比旺脸色一变,这句话对于omega来说算得上调戏了,再加上他临近发情期,这简直就是赤裸裸的性*骚扰。


  他向达斯维达挥去光剑,却转身跑向窗户,后者闪电般弹出光剑拦住了他的去路。




  两方交错在这个破旧的房间里扬起大片灰尘。透过尘粒,达斯维达的表情明灭难见。




  “你怎么会找这么一个地方来熬过发情,Obiwan?随便往深山峡谷里一钻不是才符合你的习惯吗。”


  “…还是说,你打算随便勾引个野alpha来标记你?”


   他语气平淡,甚至带着诡异的温柔,眸底却酝酿着风暴。




  “你以什么身份来质问我?”


   欧比旺说,握着光剑的手在轻微颤抖,一部分因为发情期,一部分因为内心的不平静。




  “我跟了你十年!为什么从来没有考虑过我?随便一个alpha你都敢让他操,你不怕背叛吗!”


  达斯维达毫无预兆地怒吼道,信息素浪潮般汹涌而出,把欧比旺密密得包裹其间。




  “呵…一个素不相识的人背叛你,和一个相处十年的人背叛你,哪个更令人痛恨?”


  欧比旺抵御着来自身体上对alpha的渴望,一边嘴角掀起嘲讽的弧度。




  “……你更令人痛恨。”


    黑暗勋爵怒极反笑,


  “或许我错了,我一开始就不该和你讲理,差点忘了你那张嘴有多么厉害。”




  原力向欧比旺发出预警,但他周遭的信息素绵绵得化去一切。




  达斯维达左手虚空抓向欧比旺,原力瞬间完成锁喉的动作!


  欧比旺被扼住喉咙提了起来,双脚离地。他下意识用手去捂住脖子,连光剑都脱手掉在地上,却什么也摸不到。


  达斯维达把他拉向自己,同时收回光剑。欧比旺砸在他的胸膛上,他伸手将那个人深揽入怀中,一把扯开衣领,低头朝着后颈狠狠咬去!




剩下的你们都懂


人体生命的活动需要通过激素来调节












2016.5.26


————————


虽然这是我第一次开车,但内心已然是个老司机了x


祝食用愉快!

【AO】浸透

酒色财气:

Anakin×Obi-Wan




不太懂怎么打tag……啊总之,这是一篇比较污的肉,没有然后了QAQ


点我








顺便提下标题来自SUILEN的浸透して